baby從暑假開始就一直受鼻塞困擾。
 
她今年年初就患過一次氣喘,
雖然出生時有做過敏源檢測是正常,
但因為我是花粉症、而Robin是嚴重失疹,我們自知她大概也逃不掉過敏的魔掌,
可是暑假整整打噴嚏了兩個月,開學至今也只有略略好轉,
每天早上起來就是蹭蹭咳咳的,約莫到十點才停止,傍晚四點多又準時發作,
這段時間我看過很多醫生,連中藥都勉強她吞了幾個禮拜,
到了上禮拜,我也都要抓狂了,
帶她去掛了薛凱中醫師的門診看鼻子,順便再做一次過敏源檢測。
薛凱中是我能力所及最方便去看診的名醫了,
他專長是在小兒氣喘,診間許多人都是來作減敏治療的,
大醫院的器材完善,抽血、X光都是必備,
我抱著讓baby照照X光,搞清楚她鼻子是怎麼回事的心態上網掛號,
很希望,她跟楊過家的小嫻姊姊一樣,換個藥吃就沒事了。
 
上週五薛醫師檢查一下,聽聽她肺部的聲音,
我們不像楊過家的小嫻姊姊那麼幸運只是鼻涕倒流而已,
baby已經鼻竇炎了,除了需要先吃藥控制過敏反應,
醫師也告訴我,年初發作過,夏天就這樣,那今年入秋後大概會更嚴重。
baby抽了血,昨天晚上我們又去看報告,
過敏指數超過300,是屬於對塵璊嚴重過敏,
想了想,我們決定讓她做減敏治療,每週過來扎一次針,
完整療程是兩年,但是密集扎三個月後,之後每個月一針即可,
醫院離我家近,辛苦三個月,之後就不算是困擾,
baby很懂事,捲起袖管不哭不鬧,扎了一支小小的細針,
被護士誇獎好勇敢,就開開心心回家了。
 
離開醫院已經是晚上十點半,一直到睡前我都在想這件事。
門診那兒很多都是來扎針的孩子,說到過敏,好像變成全民通病,
扎針當然很可憐,可是過敏的孩子更可憐,
我見過美玉的女兒邊咳邊玩邊跟我打招呼,那咳是完全停不下來的,
baby今年冬天發作時,那排山倒海的咳會讓媽媽夜裡根本無法入睡,
當時一急,清淨機、電暖器、蒸氣機,只要人家說可以舒緩症狀的,我大概都買了。
baby明年就要上小一,
想到她每天早起就是忙著蹭鼻涕,晚上還要邊咳邊寫作業,
(她現在就是每天吸著鼻子邊練琴的。)
如果現在能做,我當然是儘早就讓她把症狀降低,
無法斷根也沒關係,起碼可以讓她好過一些。
 
我已經很努力了,希望她今年都不會發作,
上班早起已經很痛苦了,拜託兩個小孩一定要健康強壯,
寒流來的日子,夜裡讓我好好睡、一覺到天亮,
如果可以這樣,那我的辛苦就很值得了。
 
 

全站熱搜

橘子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