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obin唸書時曾兼過家教,
其中一個學生是斗南鎮上『米糕甲』的公子,目前仍在唸書,
另一個家裡經營汽車修配場,現在已經是獨當一面的小老闆。
這陣子鄰居要買二手車,一直找不到滿意的車子,
上禮拜決定請Robin的學生幫忙留意,
Robin學生當真卯起勁來處理這件事,
把老師交辦的事列為最速件,
才一個禮拜的時間,事情已經進行到交款取車。
據鄰居說,就連他們到斗南去看車,
Robin學生一家人盛情招待、列隊迎接,還留他們吃午餐,
「沒想到,看個車也有這麼好的待遇呀!」鄰居咋舌說。

他們南下看車的隔天,我們家也發生了一件事。
早上四點,我的手機響起,
除了baby照樣睡到打呼之外,全家都被吵醒了。
我接起電話,是五年前我當導師時的班上學生打來借錢,
他去年才從少年監獄出來,我們一直有連絡,
但是他說的理由實在太爛,
就算我睡得昏沉也實在沒有辦法相信他,
雖然拒絕了,但是接下來的我就睡不安穩了,
想相信他說的是實情,很怕自己誤了時間讓他過不了難關,
更怕的是他又不小心走回老路,早上四點趕著拿錢去做壞事.........
心情差到第二天早上,還是傳了簡訊給他,
如果真的是家裡有事,請媽媽來跟我說。

我沒有再等到他或他媽媽的電話。

我好想問,清晨四點鐘,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你急著籌錢?
為什麼這個時間你不是躺在家裡睡覺?
為什麼,你的手機裡會有摩托車的聲音?
你還不到十八歲,為什麼你的母親沒有好好照顧你,你必須要煩惱錢的事?

清晨四點趕著用錢,對不起,老師只能想到你趕著拿錢去買毒品......


當然,也是有些學生是讓人很感心的。
今年暑假,有些學生特地來找我,
但都不是我以前當導師時的學生,反而都是我當科任時的學生,
其中一個,是老蘇班上的。

她很有趣,算起來,她根本沒有上過我的英文課。
小六那年,她從英國回到台灣,
英文好到上課是浪費時間,
她得到學校同意,英文課可以到圖書館自己看書。
所以,我每次見到她就是在教室走廊,
她抱著厚厚一疊原文書,微笑點頭,擦肩而過。

過了約一個學期,她被指定代表學校參加台中縣英文朗讀比賽,
這才落入我手中。
我先跟她媽溝通了幾次,不管她的發音,純粹教她上台技巧,
那時每個星期送來我家兩次,
我先帶兩個要比賽的學生吃完飯,就開始訓練約2~3個小時,
除了該她練習時會聽她開口,其他時間總是害羞有禮,
說實話,真的很不像搞演講朗讀的孩子。

可是,她是屬於認真派的。
雖然話不多,也第一次接受朗讀訓練,但每次來都有明顯進步,
後來她媽媽才告訴我,她每天回到家就會按照我的指示練習,
其中一項,要在鏡子前面直視自己眼睛講話,
別的學生總是愛練不練,頂多趁洗澡時順便練一下,
而她則是把自己關在浴室裡練個半小時到一小時,
我給她的每一次評語,回家真的一看再看,徹底糾正過來。
密集相處兩個月,比完賽,我才發現她真是愛我!
甚至畢業三年了,她有空還是會打電話來問安,
找時間就過來找我和Robin吃個飯,
她已經不像學生,倒像我和Robin的乾女兒了。


再一個,則是當時和她一起訓練,超級聒噪的學生。

她擁有很好的天賦,
能說敢演,完全是舞台上的人物。
從小五就被培訓,到畢業前共拿了三個台中縣第一名的獎狀,
可是,我後來發現她愛的不是我,
而是很喜歡找Robin搞笑,
當年他們為了要比誰比較會演,光是演個『笑』,就有十幾二十種演法,
我從頭到晚笑到嘴酸了、煩了、不想再玩了,
她和Robin仍樂此不疲,一副我很掃興的樣子.....


這幾天,一直想起幾個學生的臉,
除了這三個讓我印象深刻的學生之外,
還有好多我放在心上,卻都已經沒有聯絡,
偶爾她們回學校問起我,同事轉達後,都會讓我很惆悵。
有一個隔壁班的學生,之前也進去少年監獄了,
不曾教過他,卻有寫信給我;
有另一個自己班上的學生,去年也進去少年監獄了;
有一個同事的女兒,今年考上國立大里高中,不知道開不開心;
有一個科任課時的學生,聽說國中時槓上老師過的很坎坷,
但今年當上黑馬,考上台中一中.......
自己教過兩年的班,和當英語科任時教過的五百多個學生,
緣深緣淺,這些人事都曾和我交會過,
交會過了呢?
他們都到哪兒去了?
過的好不好?
在我自己過得很好的同時,真的很希望,他們也是幸福快樂的。

全站熱搜

橘子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